南安

我欠你一句幸会。

夏日过时


夏日过时。


我站在渐淡的阳光下,微微瑟缩。


如梦初醒。


略凉的空气里他理一理领子。


脊背总是挺直的。疼吗。扯到伤口了吗。




长廊晒在午后温凉的光下。


这次是我站在廊末成了离别的主角。




“再见……以及,谢谢。”他转过身微笑着,谢我一路以来的帮助扶持。


见到他笑,真是难得呢。




“嗯……再见。”




啊。要转身离开了吗。




那对深井般的眼眸,目光要转开了。他要望着将走的路。也理应如此。



我呢。我该怎么办。


笑着靠到木栏杆上目送他,还是追上去请他再等一等。


腿像生了根一样动弹不得。




他步伐沉稳地下了楼梯。


院里梧桐叶飒飒地响。他会不会冷呢。


树丛被阳光照成明黄色。


遍地光影游移。他踏着第一批落叶离开。




“啊……请您别走!”知道肯定追不上,就从走廊扶栏上俯身朝着他的身影喊道。


我是疯了吧。




他回头了,眼中是不解,还好没有被耽搁时间的意思。


“您忘了这个。”我从衣袖中小心取出一片棕黄色干皱的叶子。以一种荒诞的姿势俯身,远远地向那个即将离开的影子伸着手。



他讶异地向这边仰望。


他快步折回来。


他抬头在廊下望着我。和我手中枯掉的叶片。


他伸手接过。指尖有一点凉。


他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。


他很小心地触碰死去多时的叶脉。


“这是……”他又抬头看着我。


“还记得吗?您托我照顾好的那盆花。”我支着头,笑着看他。


“记得,当然。”他微微皱眉,低下头看手中的枯叶,“它……死了?”


“不是哦。”怎么可能把你的花养死呢,小绿领。


“这是它在夏天结束时落的第一片叶子。我本来打算做书签的。”我说道。看到他松口气的表情,不禁感到有些想笑,“怕你想念它,还是决定给你了。”




“……”他神情无奈地望着我。


“怎么了?没有它的日子很牵挂吧?是不是很感激我浇水?”我想我此刻的表情肯定得意得恰到好处。


他身后的天空浅蓝无云。


“今天的天空很静谧啊。”他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。


分外温驯的光淡淡地笼着他的轮廓,为什么我会觉得略微刺眼呢。




“嗯,那么……”我看着他将叶片仔细地收进外衣内兜,发现话似乎很难出口。


那么真的再见了哦。




“等我回来吧。”他说。


“……啊?”不是说好一去不复返吗。


“照顾好我的花……还有你自己。”他偏过头,望着阳光的方向。


“……好。”


“嗯。那么,我走了……?”语气里有一点令人愉快的犹疑。


我没有说话,笑着目送他的背影。




“幸会,南方。”




要淡出视线了。


他听到了没呢。


我只知道秋初的风不大。


夏末的蝉鸣也不算太响。


他听到了没呢。